中国乡建急需智库,却不能乱成立智库

作者:jcmp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5-16      浏览量:0
谁能说出中国乡建圈,或三农问题圈,哪一家

谁能说出中国乡建圈,或三农问题圈,哪一家机构是被公认的,算得上是智库机构的单位? 关于这个问题,我在九派智库·乡土专家群——“中国乡土文明论坛”微信群中做了一个调查。有人说是“农研中心”、“农经院”,还有人直接说出了几个人的名字,如孔祥智、孙君、李昌平,有人笑而不答,还有人戏称是“九派智库”。 我补充说,为决策层提供过重大决策参考的才算智库,单纯搞乡土学术研究的不算。比如为中央提出“一带一路”重大战略决策参考或提案的,可算作国家级智库,那么哪家机构在“土地确权”决策上为政府建过言,交过提案?等待了很久,一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而这个结果似乎也在我的预料之中。 赵松波老师说“北京生态文明工程研究院”可算作一家。这句话让我眼前一亮,马上问,“为什么可算作一家?”他在群里发了一本书,《我们的治农方略:化解三农问题的另类方案》,作者是中国社科院世界农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徐更生、北京生态文明工程研究院院长刘宗超。书中有理论、有路径、有成果,虽然图书早于十年前出版,但在中国乡建智库的发展之路上,仍可算作一个范例。 近两年随着中国智库热,乡建圈也涌现出了一批智库机构。平心而论,有哪家机构能算得上真正的智库呢?有多少智库机构只是跟风,在原有基础上换了个时髦的名字而已;有多少智库机构是在被各种美好的幻想的诱惑下,仅仅起了个名字,实则只是徒有其表的空壳机构;又有多少体制内所谓智库机构,成立智库的初心,更多只是为了获得国家和地方政府的资金扶持。 有哪一家已经成立的智库机构,在国家或地方决策者需要他的时候,及时送来了智慧的资本?哪些智库机构是真的,哪些智库机构是徒有其表的,哪些智库机构是好的,那些智库机构是差的。对于这个问题,应该有一家公正的媒体机构站出来,进行大众投票、专家审核,然后将结果张榜公布。 还有一个问题:在没有获得智库机构建言的情况下,地方政府在面临重大决策问题时,是否存在过迷惘,或犹豫?在充满各种不确定,或吃不准的时候,决策是如何下达的,是否自己同时也兼任了智库机构所扮演的角色? 比如河北的美丽乡村建设,正在全省全面开花,进行的如火如荼,取得了很大的成绩,也存在着诸多的不足与漏洞。有人将河北的美丽乡村运动形象地称为“乡建的上半场”,那么个别已经开始进入“乡建下半场”的地方,应该如何做,下一步的路应该超哪个方向走? 有哪一家智库机构在深度研究河北美丽乡建,有哪一家智库机构能向河北美丽办提供行之有效的建言,有哪一家机构的建言能得到河北美丽办的认可?在河北,智库与决策层之间能否形成无缝对接的“旋转门”?事实上,这种旋转门机制,何止河北一地有着客观紧迫的需求,如此大的需求,为什么一直不能实现突破,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? 将美国的这套智库、决策层“旋转门”无缝对接体制,在乡建圈大力推广,正当时。这是乡村实现突破式发展的福音,否则躁动不安的乡村改革,依然会被工商资本所驱使,被各类怀着更多商业挣钱为主要目的公司机构所左右。而那些无法达到“庖丁解牛”水平的人,只能勉为其难,硬着头皮做决策了。

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QQ咨询
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 返回顶部